ca88亚洲城网址

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时间:2013-08-02 作者:AIA编辑:杨武
打印 RSS |

    5月14日,美国反虚假财务报告委员会下属的发起组织委员会(COSO)正式发布《2013年内部控制——整体框架》(以下简称新《整体框架》),原《整体框架》发布于1992年,21年的时间过去了,资本市场和商业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也要求《整体框架》有所调整。

据了解,新《整体框架》和原版相比,在基本概念、内容和结构,以及内控的定义和五要素、评价内控体系的有效性标准等方面均没有变化,据此,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新《内控框架》对于原版内控不应称为改动,而是一种升级。

针对新《整体框架》相比旧《整体框架》的具体变化,立信财会将于8月10日举办CFO讲座:《COSO 2013最新内控框架核心原则解读》,欢迎各位踊跃报名。

讲座时间:8月10日 下午14:00-16:00;

讲座地点:上海市徐汇区中山西路2230号立信会计学院;

主讲人:Samuel Kwok;

电话预约热线:400 820 2803。

 

 

更实:提供了内控体系建设的原则、要素和工具 

新《整体框架》与原版相比,细化了董事会及其下设专业委员会的描述,这只是一般性的改动,而且新《整体框架》里提到了很多案例,以增强从业者对内控体系建设的理解。不过,让专家们更感觉“入眼”的是新《整体框架》的一些实质性变动。

北京第一会达风险管理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多加称,新《整体框架》主要是在内容的组织方式方面做了改动。例如,原版《整体框架》只是把每个要素分成若干点,而新《整体框架》则突出了这些点作为原则的重要性,而且特别强调了内控是基于这些原则的,从而使得内控建设的目标和内控评价的方法更加清晰。

远光软件首席风险专家、咨询中心副总经理关晶奇表示,新框架在继承了旧框架对内部控制的基本概念和核心内容的基础上,提供了内控体系建设的原则、要素和工具,具体的变化体现在突出了原则导向,即在原有五要素基础上提出了17个基本原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炼出82个代表相关原则的主要特征和重点关注点的要素,这是本次修改的亮点,使内控体系的评价更加有据可循。

在某世界500强企业从事内部审计工作的丁先生介绍,新框架提供了17条具体的原则,这是新框架比较“实”的地方,因为之前版本的内控框架只有五个要素,更像是一个学术模型,具体要怎么做,并没有非常明确的答案。而这次COSO委员会提到的17条原则都是相对来说更明确的动作,这为企业做内控提供了一套路线图,为企业评价内控提供了一张打分表。

在丁先生看来,这些原则无论对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比如17条原则的第一条就要求企业要对正直、伦理道德这些价值观必须要明确展示,要有承诺。因为很多企业在内控建设中,仅仅是弄一大堆内控制度,管理层片面追求业绩,忽略诚实守信的道德准则,会给企业带来很大风险。

关晶奇指出,新《整体框架》认识到不同企业因行业特点、规模大小方面存在区别,故而抓住内控的实质,提炼出相应的原则和要素,实际上使企业在内控体系建设的过程中能保持弹性,企业可以根据自身特点来选择相应的内控建设方式,而非千篇一律的内控模式,使内控体系与风险管理、公司治理、日常经营更好地有机结合,而非以多层皮的方式简单存在。

“这种以原则为导向的趋势在ISO31000中已经有所体现,相信未来在更多的国际准则中会体现出这一点,确保这些准则在不同国度的适用性。”关晶奇称。

 

更活:强调企业可有自己的判断 

吕多加认为,新《整体框架》相对于旧框架,在内控建设和评价中,强调依赖于管理层自身的判断,而不是像原来一样要求严格基于证据。丁先生称,新框架强调董事会、管理层和内审人员拥有“判断力”,这是新框架比较“活”的地方。

“新《整体框架》认为,内控如何实施,如何评价,如何认定有效性,企业可以有自己的判断。这本质上在为内控解套,是新框架的灵魂。”丁先生介绍。

关晶奇对本报记者介绍,新版内控强调在内控建设过程中应注重与效率的结合,建议管理层通过判断,去除那些失效、冗余乃至完全无效的控制,提升控制的效率和效果,而非单纯地为了控制而控制。

关晶奇称,新框架更强调内控的实质,而非强调控制措施本身,认同不同的企业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建立不同的内控体系建设,如一家小企业,即便没有完整落实所有的控制措施,内控体系也并不是非常正式,但其内控体系也可以是有效的。这是一大亮点。未来在内控体系建设中要求从业者更多考虑的是内控的实质,而非仅仅关注于合规。

一位从事金融咨询工作的微博网友表示,强调企业的“判断力”非常有必要。无论企业怎样建设内控体系、怎样执行,各层级管理人员对于风险的判断力其实才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判断力好对风险的掌控力就强,有些企业怎么做都不会出事;判断力差对风险心里就没底,寄希望于拖沓冗长的决策流程,导致有些企业管理成本居高不下,效率低下。

丁先生称,新《整体框架》看似身段更柔软,但透出了更大的野心,即内控不仅是财务的事,还可以提升运营,不但可以提升运营,还不增加企业成本,力图洗清自己“花钱买制度贴在墙上,还降低效率”的形象。

 

更稳:强调内控有效性的认定 

关晶奇还认为,新框架对于如何确保内控体系的有效性进行了进一步澄清,尤其强调内控五要素中的每一项都会受到其他要素的影响,应视为一个整体来对待,并且描述了不同要素下的控制措施如何影响其它要素下的原则,有助于整合性地看待内控体系和控制措施,而非孤立对待。

吕多加认为,新《内控框架》在指出内控的局限性方面比旧框架更加明确,指出了内控在决策和应对外部事件中的局限性。

丁先生称,新框架专门提到了内控有效性的认定,比较“稳”。

之前版本的内控框架发布于1992年,那时的内控框架体现了一种前沿的先进的思路。尤其是在我国,随着内部控制规范体系的实施,内控变成了上市公司的底线要求。这种从“前沿”到“底线”的变化,集中体现在上市公司要强制披露自己内控的有效性,并接受审计。那么,是不是审计通过了,上市公司就没风险没问题了呢?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一些风险事件还是发生了。所以,新的内控框架强调了内控对天灾(外部事件)和人祸(人为失误)无能为力。

此外,关晶奇介绍,报告范畴得到了扩展,不仅关注于财务报告,并且对市场调查报告、资产使用报告、人力资源分析报告、内控评价报告等非财务报告也予以了高度重视,体现出了内控向风险管理逐步延伸的趋势。

 

我国企业财务工作团队要尽快熟悉新框架

目前,中国的内控框架借鉴的是COSO发布的原版《整体框架》,既然《整体框架》已得到了修订,势必也会影响到我国企业的内控建设。

关晶奇介绍,我国的内控规范体系在建设之初便参考了全面风险管理的思想,在报告的范围和使用者、将内控五要素整合对待、反欺诈和反舞弊等方面,与新框架不谋而合。关晶奇建议,财政部把我国自2008年开始推行的内控规范体系建设的优秀成果和宝贵经验在世界领域,增强中国在国际内控框架制定中的话语权。

“近年来,我国上市公司做内控成为强制任务,这的确带来了一些切实的好处(上市公司更加透明、健康)。但与此同时,为了顺利通过会计师事务所的内控审计,部分上市公司也一定程度上在走形式主义。新框架里有一句话说,内控是‘一个达到目的的手段,而非目的本身’。就是要强调内控是要帮企业控制风险,解决实际问题,而非只是一个‘花架子’。”丁先生指出。

“需要认识到,这份新框架是由50%的北美内控从业者和50%的北美以外的内控从业者共同参与制定的,故而这份新框架从出生开始就带有很显著的地域特征,其原则会更有利于该地域的企业和从业者。”关晶奇说,我国在参考COSO新框架进行内控规范体系的升级或更新时,应借鉴其原则和要素,结合我国国情,深入汲取我国几年来内控规范体系建设的宝贵经验,审慎接纳,而非全面照搬。

关晶奇补充说,对CFO和财务工作团队来说,首要任务是尽快熟悉新框架,了解可选择、可适用的实施指南,这一点非常重要。

吕多加认为,我国目前的内控框架和旧的COSO内控框架一样,没有考虑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实施成本,而是强调规范性和正式的体系。就目前来讲,新《整体框架》可能主要会对在国内外两地上市的公司有影响。

在很多人看来,不少公司把内控体系建成了“花架子”,无法落地实施。其实,诚如新版内控框架指出的,“内控只是一个达到目标的手段,其本身不是目标”。国际上有了新的内控框架,我国将来必然会在内控建设方面有所借鉴,所以,我国内控规范制定机构及企业应尽快熟悉新版内控框架,吸取其有益部分为我所用,更好地提升我国企业的内控建设水平。

分享到: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