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财经信息正文
 

工大高新"重组蜜月"变形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8-05-07  作者:朱艺艺   编辑:还津蕴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无论是公司高管还是中介机构,都对这份亮眼的成绩单保持了怀疑。

5月1日晚间,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结果,工大高新(600701.SH)被予以退市风险警示,自5月3日起更名为“*ST工新”。

此时,工大高新仍然顶着人工智能概念的帽子。

其背景是,工大高新出了一份“打架”的年报。

一方面,其披露2017年实现营收33.4亿元,同比增长102.88%,净利润1.78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197.06%。尤其是2016年以25亿元收购的全资子公司汉柏科技所在的信息服务板块,贡献了23.5亿元营收,占比高达70%。

然而,无论是公司高管还是中介机构,都对这份亮眼的成绩单保持了怀疑。

“打架”的年报

根据工大高新的最新年报,公司董事、汉柏科技董事长彭海帆表示“不了解具体信息,对年度报告表示弃权”的评价,财务总监王梅也称“同意披露年报”,但对“相关事项无法保证真实、准确和完整”。

浮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今年2月以来,工大高新原董事会遭到22名中小股东的围猎,要求罢免董事长在内的多位成员,而新提名的多位人选,正来自其收购标的——汉柏科技。

该事件发生之后,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意见指出,工大高新超过5亿元的款项确认存疑,则让该上市公司未来走势更耐人寻味。

如其指出,针对工大高新子公司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中大植物蛋白分公司对外采购大豆款的2亿元预付账款,“执行了函证程序并取得了回函,但由于合同未履行,无法判断交易的真实性”。

无独有偶,工大高新的子公司上海哈青贸易有限公司对外的1亿元预付账款,子公司汉柏科技对外预付的2亿元项目工程款均无法确认真实性。

更令人蹊跷的是,2017年11月21日,工大高新与开元工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新文创投资有限公司共同设立规模10亿元的“智能制造产业发展并购基金”,截至4月27日,只有工大高新在2017年12月实际出资2亿元,其他合伙人并未出资。

即使是这2亿元,也已经被工大高新投资设立的北京瑞鑫嘉业投资管理中心转出,“无法判断投资款项的交易实质”。

此外,工大高新2017年2月13日收到个人借款1.2亿元,5月16日收到个人借款8000万元,截至2017年年报签署日,均逾期未偿还,但由于工大高新未提供这些个人借款的联系地址和联系方式,中准会计师事务所只好作罢。

“‘无法出具意见’是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意见中最严重的一种,除了字面含义,往往意味着公司的实际财务问题更严重。”5月4日下午,一家新三板公司财务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指出,随着监管趋严,越来越多的会计师事务所不再愿意为公司存疑的财报埋单,宁愿出具非标意见。

工大高新的财务危机似乎还在弥漫。

除了2017年年报存疑,2018年1-3月陷入亏损,净利润为-3233.4万元。

就在4月11日,有多位黑龙江哈尔滨奶农向媒体爆料,工大高新旗下全资子公司哈尔滨龙丹利民乳业有限公司拖欠其奶资合计超过2000万元,多次讨债无果。

工大高新曾表示,龙丹利民乳业是国家计委于2002年批复建设的国家乳业重点项目之一,“是东北最早生产酸奶、超高温以及利乐包产品的企业”。

对于上述疑惑,5月4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哈工高新证券事务部,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重组蜜月过后

“打架”的年报背后,不得不提工大高新与其收购标的汉柏科技之间日趋白热化的纠葛。

双方的矛盾,通过一次媒体说明会得以公之于众。

3月2日下午,工大高新的22名中小股东因对包括董事长在内的现任董事会不满而要求改选,并委托5名股东代表在北京国贸大酒店召开了媒体见面会。

根据五位股东的介绍,其提请改组董事会,源起于上市公司2018年1月19日发布的一则公告。

公告中,上市公司董事会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公司被申请仲裁及仲裁进展和控股股东参与融资融券的情况,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此外,在红博商贸城相关仲裁过程中,工大高新分公司未经授权私自签订和解协议。

22位股东要求提名的5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有三人来自汉柏科技,分别是汉柏科技董事长助理曹阳首席技术官王博以及总监马军

目前工大高新董事会9名董事中,仅有彭海帆来自汉柏科技,且由于重组承诺,其三年不得使用表决权。

双方的“联姻”源于2016年5月,工大高新以发行股份作价25亿元购买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等28家机构及汉柏科技董事长彭海帆等12名自然人持有的汉柏科技100%股权。

因为汉柏科技生产人脸识别设备,这次收购让工大高新迅速贴上了热门的“人工智能”概念。

彼时,汉柏科技给出了2016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1亿、2.78亿和3.31亿的承诺。

2016年9月,上述收购完成,2017年上半年汉柏科技被纳入并表。

此后,汉柏科技的人工智能业务迅速击败工大高新原有的大豆深加工、乳制品制造以及商业服务等传统业务,成为营收主力军。

2016年年报显示,工大高新实现营收16.51亿元,净利润0.77亿元,商业服务业和信息产业收入占比87%;乳制品制造和大豆深加工业务收入占比仅为5%和7%。

另一方面,工大高新原有的商业服务业务、乳类业务,大多依靠和哈尔滨工大集团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以工大高新和工大集团子公司黑乳集团的关联交易“销售乳制品”为例,2016年、2015年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达到了7389万元、8966万元。

股东争端引未知

上海一位券商人士就此分析指出,或许是实际的业务贡献,与董事会话语权的巨大差距,导致双方的矛盾产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在上述媒体说明会前,双方已进入“车轮战”。2018年2月7日,16名持股总数11.5%的股东首次联合提请罢免及补选8名董事。被提议罢免的人选中,张大成、姚永发、何显峰、崔国珍均来自工大集团,任会云为上市公司总会计师,颜跃进、吕占生、徐艳华则为独董。

2月14日,提议股东又提出一份临时提案,继续要求罢免董事张大成及何显峰,同时补选其提名的董事。

不过,2月22日,工大高新公告称,提议股东们的临时提案因不符合相关规定被董事会否决,同时取消原定于2018年2月28日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2月28日,持股总数超过10%的股东再次发起提议,要求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工大高新董事会5名董事,不同的是,中小股东人数增加到了22名,合计持股超过14%。

但是,上述22名股东的提案在3月8日的董事会上被否决。

面对2018年第一季度亏损的局面,3月13日晚间,工大高新筹备收购原新三板挂牌公司龙利得100%股权;另一步,其拟向香港盈科拓展集团出售公司部分资产,初步为哈尔滨红博广场100%股权、哈尔滨红博会展购物广场100%股权、哈尔滨红博物产经营公司64.22%股权,以及红博商贸城土地、房产、物业等相关资产。

未来的资本运作,受股东争端掣肘几何,似乎仍有待观望。

延伸阅读:

  • 汇源通信重组闹剧 深交所连发6封关注函
  • 资产过户闹乌龙 工大高新承认关联交易
  • *ST海润 独董提请罢免董事长
  • 更多关于 重组 工大高新 无法表示意见 总会计师 的新闻 关于 重组 工大高新 无法表示意见 总会计师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爱享最新资料下载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
    

    ca88亚洲城网址